建设国际化、专业化的技术转化基地,实现科研成果与产业转化过程中最后一公里的无缝对接。建立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型平台机构!

——珠海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愿景目标

电话:0756-3616572 邮箱:ziat@ziat.ac.cn 地址:珠海市高新区唐家湾镇大洲科技园A区12层

版权所有(C)珠海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珠海 粤ICP备13086558号 粤公网安备 44049102496415号

四个月了,澳大利亚山火为何依然“高烧不退”?

来源:
中国科普网
2020/01/08 17:28

 

    2020年1月7日

    澳大利亚山火已经燃烧了四个月

    至今仍在蔓延……

 

    2020年1月2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到受灾严重的新南威尔士州科巴戈镇看望当地居民,遭到居民怒斥。居民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远!远!不!够!

 

    澳大利亚山火从去年9月份开始燃烧,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四个月,范围不断扩大,过火面积已经超5.25万平方公里,接近600万公顷,相当于一个克罗地亚。大火已造成24人死亡,5亿动物葬身火海,这其中就包括8000只广受全球民众喜爱的珍稀物种考拉。

 

    由于考拉是一种树栖物种,它们每天有18个小时呆在树上睡觉,因此,在这场空前的山火中,考拉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一些当地居民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冲入火海中,抢救被山火围困的考拉。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主席在此前表示,由于栖息地丧失,考拉可能已经从功能上灭绝了。

 

    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卫星图像显示,从太空中可以看到大规模的森林大火,澳大利亚大火产生的滚滚浓烟被卫星捕捉到,东海岸的一片烟雾云团比美国大陆的面积还大。NASA的雷达图像甚至显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丛林大火产生的烟雾最远已经飘到了1.2万公里外的南美洲。上周日,从悉尼到墨尔本,整个东海岸都下起了黑烟雨。

 

    山火烧毁大片栖息地,超过8000只“国宝”考拉在大火中丧生。

 

    然而,就在去年12月,大火持续燃烧的第四个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干嘛呢?他去休假了……

 

    2019年12月22日,莫里森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自己近日不顾致命山火正在澳大利亚肆虐的紧急状况、带家人出国度假一事道歉。然而,莫里森的道歉显然不被澳大利亚民众接受。

 

    2020年1月4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宣布将增派3000人国防后备军参与灭火工作,军用飞机将提供协助疏散工作,并开放阿德莱德、布里斯班等地的国防军事基地,以向疏散人员提供紧急短期住宿。

 

    1月5日,莫里森再次表示,澳大利亚国防军已在协助火灾地区人员疏散。海军舰艇在过去24小时内已从维多利亚州小镇马拉库塔(Mallacoota)撤离了1100人,军方直升机承担疏散边远乡村居民和运送消防员的工作。

 

    1月6日,澳大利亚政府承诺将拨款20亿澳元(约合96.85亿元人民币)给一家新成立的灾后重建机构,该机构主要任务是来帮助重建在大火中被毁的房屋和重要基础设施。

 

    火光染红天空、树木烧至焦黑、动物成片死去……在持续蔓延的火灾面前,这些措施,显然来的太晚了。为何山火烧了四个月反而越烧越大?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澳大利亚的山火不但没有扑灭,反而逐渐蔓延。

 

    为什么澳大利亚的山火至今无法扑灭?

 

    客观原因:

    澳地理气候特征易引发山火,虽四面环海,但内陆远离海洋,极度缺水、荒凉,没有大的河流湖泊;澳大利亚主要树种是桉树,占森林面积70%。桉树树皮树叶富含油脂,脱落后聚集在地面,遇到40℃以上的高温,也非常容易自燃;最近几年澳大利亚变得越来越干热,极端灾害天气越来越普遍。高温干旱叠加,使得火灾更容易发生。

 

    据野火及自然风险合作研究中心 (The Bushfire and Natural Hazards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 主任Richard Thornton表示:“创纪录的高温、持续的干旱和强风,共同造成了灾难性的火灾。现在的澳洲比1901年发生的“联邦干旱 (Ferderation Drought) :更加干燥。去年全澳平均温度已比1960–1990 年平均温度高出 1.5°C。平均温度增加,将令极端野火火灾事件变得更频繁。”

 

    主观原因:

    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对火灾足够重视,行动迟缓。此前,澳大利亚采取的应对山火措施是控制山火,莫里森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和此前应对也差不多。没想到火势太猛,造成人员和财产的巨大损失。澳大利亚历史上首次出动军队应对火灾,但民众认为行动过于迟缓,早前就应该采取措施重点应对。

 

    近年来,澳大利亚极端自然灾害频发:2018年遭遇百年未有的干旱;2019年“灾难级别”山火肆虐东部和南部山区,2019年12月,极端高温天气又加剧山火蔓延,悉尼、墨尔本等主要城市的气温一度突破45℃。一段时期以来,澳大利亚政府的气候政策几经摇摆。澳大利亚政府一度是除了美国之外,唯一一个拒绝签订《京都议定书》的工业化国家。直到2007年,澳大利亚才签署了《京都议定书》,2016年正式批准了《巴黎协定》,并确定了新的减排目标。

 

    然而,目前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又面临着新的挑战。现任的莫里森总理就任之后,化石能源利益集团不断加强游说力度,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开始发生转向,虽然没有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是放弃了对澳大利亚减排目标的立法工作,也放弃了有利于减排的《国家能源保障计划》,大力扶持和推动煤炭、油气的开发、生产和出口。澳大利亚的碳排放量在近些年持续上升,并且呈现加速趋势。

 

    希望这次持续的山火,能够给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带来一些积极改变。

科普资讯